回到顶部

甘肃政务服务网
您的位置:首页>>扶贫要闻>>媒体聚焦

【21世纪经济报道】扶贫攻坚下一步:从消除绝对贫困转向缓解相对贫困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(广州)|发布时间:2018-05-24 08:56:14|浏览次数:700 次

  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志刚在5月23日的“2018中国扶贫国际论坛”上指出,在2018年到2020年的扶贫攻坚战完成后,将进行新的扶贫工作,其中重点是“从主要消除绝对贫困向缓解相对贫困转变。”

   “从主要解决收入贫困向解决多维贫困转变,从重点解决农村贫困问题向统筹城乡扶贫转变。”陈志刚在谈到未来扶贫工作的新思路说。

 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目前中国尚有3000万绝对贫困人口。国家计划从2018年到2020年间,每年消除1000万左右的贫困人口,然后进入到消除“相对贫困”人口阶段。

  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,相对贫困需要设定一个比重,若无统一标准,则可能各地确定的扶贫对象差别大,且扶贫范围难以匡算。

   扶贫工作三年后或转向

   陈志刚在上述会议上指出,未来3年要坚持现行扶贫标准,着力在保持战略定力上下功夫。“紧盯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、消除绝对贫困、贫困县全部摘帽这一总攻目标,不降低、不拔高,不动摇、不松懈,聚焦‘两不愁三保障’,确保焦点不散、靶心不变。”

   为此,陈志刚称,未来将抓牢3年行动计划,着力在提高脱贫攻坚质量上下功夫。其中包括:倒排工期,不落一人;按照发展生产脱贫一批、易地搬迁脱贫一批、生态补偿脱贫一批、发展教育脱贫一批、社会保障兜底一批的要求,将脱贫举措分解到户、精准到人,“一项一项抓落实,一年一个新进展,最终三年圆满完成攻坚任务”。

   另外陈志刚表示,2020年以后的扶贫思路,也在进行研究。围绕“从主要消除绝对贫困向缓解相对贫困转变,从主要解决收入贫困向解决多维贫困转变,从重点解决农村贫困问题向统筹城乡扶贫转变”,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系统梳理2020年后扶贫工作的目标、思路,路径和方法,明确需要把握的重点等前瞻性问题,系统勾画建成现代化国家进程中扶贫开发工作的路线图。

   “工作中,我们将坚持求真务实,注重解决可能产生的新矛盾新问题。”陈志刚在上述会议上说。

 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目前中国扶贫主要是瞄准绝对贫困人口,按照2011年11月29日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确定的“农民人均纯收入2300元”的国家扶贫标准,当时有上亿贫困人口。目前每年减少1000万后,迄今仍有3000万左右。

   世界银行中国、蒙古国和韩国局代理局长戴柏乐指出,中国过去的家庭承包制,农业产品价格改革,以及现在的美丽乡村建设,其实都有扶贫作用。“目前在农村地区,主要的工作目标是提高农村居民的收入,同时能够释放出农村的剩余劳动力进入到非农岗位”,戴柏乐说,“最近几年的创新创业是扶贫的非常新的一种举措,它不仅能够调用充分的社会资源,而且可以调动个人的积极性,对于中国在寻找更加高质量的增长,而不是追求量的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”

   扶贫或不再有统一标准

   不过,随着2020年以后绝对贫困的消除,新的扶贫工作或不会再有统一标准。

   华中师范大学中部地区减贫与发展研究院院长陆汉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2020年以后要解决相对贫困问题,预计会设定一个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例,在该比例以下,则为相对贫困人口。

   而由于各地的发展水平不一样,未来各地的相对贫困标准或不尽相同,不太可能像现在有全国统一的标准。

   “由于2020年以后要考虑城乡统筹,未来怎么确定相对贫困,还要研究。不过,既然是相对贫困,全国就将难以有统一的标准,因为划定一个比例以下的人为相对贫困,那么这个相对贫困人口将长期存在,而不是像绝对贫困可以消灭。”陆汉文说。他举例指出,相对贫困人口可以设定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一个比例,比如50%以下等。

 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目前已经有很多省开始探索相对贫困的标准划定。如浙江在2012年将浙江省公布新扶贫标准为4600元,属于全国各地最高标准,同时是全国标准两倍。浙江省扶贫办人士曾解释,从相对比例来看,浙江省新扶贫标准占2010年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的40.7%,比国家新扶贫标准占2010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比重高出1.8个百分点。

   另一方面,有分析人士指出,目前全国正在实施的扶贫三年行动计划,涉及到改变群众落后观念、破解交通基础设施瓶颈、发展产业项目等方面。其中坚持“造血”功能、坚持“扶志”为本,做好培训显得很重要。不过,因为目前很多贫困人员属于脱贫后再返贫情况,因此下一步扶贫也需要更完善的社会保障托底,比如提高医疗、养老保障等。

   戴柏乐在上述会议上指出,在新的时代,减贫以及扶贫工作的本质并未改变,更多的是辨别出不同贫困人群的问题,找到一些不同的解决和应对之道。

   戴柏乐特别强调,帮助贫困个体脱贫需要甄别致贫原因,如可分为教育水平不够、健康水平不够或者需要更加长期通过低保方式提供基础保障等,“一定要对这样的人群进行细分,才能够解决扶贫工作的核心问题。”

   进一步讲, 进行扶贫的时候需要精准辨别。“这是一个非常主要的问题,到2020年要推动偏远地区低收入人群脱贫,目前对于很多的地方政府来讲仍是一个挑战”。

   “因为社保网络可能还没有办法全部覆盖到,仍然会有一些健康需求和老年护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。尽管低保是一个全国范围的项目,但是根据研究表明,它的保障率相对来说还是较小的。所以在扶贫的过程当中,我们一定要找到工作重点。”戴柏乐说。


相关文章